“吃亏”是福

放弃一些小的利益,得到更重要的东西,这是一种“以小博大”的智慧。


2020/12/16


这是一个矛盾的时代,我们既往统一的认知很容易分崩离析。以前父母总教育我们“吃亏是福”,但是现在很多人却觉得老是吃亏的人总会轻易沦为被欺负的对象。


吃亏到底是福还是傻?也许只有常吃亏的人自己心里清楚。


姜静,就是一个总是吃亏的人。


这个来自湖北恩施的侗族小伙,南方人特征明显:瘦小的身材、略显黝黑的皮肤、把湖北念成福北。但是他的内心却如同他如炬的眼神一样,热情、坚韧、永远充满活力。



01 从动画师到蛋白粉销售


2007年,姜静第一次走出大山到武汉读大专,他学的是动画设计。其实他并没有太多的绘画基础,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吃香”的新兴专业,他也就稀里糊涂的学了。


毕业后的姜静想走得更远,既然都到武汉了,为何不到北京试试?正好哥哥在北京,相互还能有个照应。2010年,承办奥运会后的北京正飞速发展,姜静兄弟俩的北漂生活也从没有窗户的地下室开始了。


虽然那几年动画行业发展迅速,但是对人才的专业度要求高,姜静半路出家的动画专业水平并没能让他在北京出人头地。迫于无奈他和哥哥一起做起了直销,矿泉水、蛋白粉、数码硬件,他什么都卖过。


近十年的折腾,生活上的改变不大,住的地方还是没有窗户,姜静还是很内向,并且更添了很多迷茫。


(姜静的动画作品)


02 改变,从一次偶然的相遇开始


2019年的夏夜,姜静拜访完客户骑车回家。看到路边一个大姐背着工具包,正在吃力的推着电动车往前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没有片刻犹豫就停下来问大姐是否需要帮助。星辰点点,姜静用绳子拖着大姐的电动车把她送回了家。


经过这一折腾,姜静的电动车在距离自己家2公里的地方也“罢工”了。当姜静推着电动车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哥哥责怪他净干些帮了别人累了自己的事,姜静只好挠挠头笑笑。


后来那位大姐加了姜静的微信,在聊天中姜静知道大姐叫孙芳芳,是大众工匠的“金牌”工匠。


孙芳芳有着上十年的保洁服务经验,现在在大众工匠通过线上接单的模式,她每个月平均能有2万元的收入。这一信息让他眼前一亮。


通过了解,姜静说他也想做保洁,孙芳芳告诉他:“将来家政服务一定是需求量越来越大,如果你想做,我不保证你进来就能拿到上万的工资,但是我们很多工匠现在都能拿到,姐相信你也可以。”


(姜静与孙芳芳合影)


03 男保洁不靠谱?啊,真香!


入职大众工匠后,男保洁的身份一开始让姜静有些尴尬。


一方面在家人的传统印象里清洁打扫这些事不该是男人做的,哥哥也说他不务正业;另一方面客户则更信任女性家政服务人员,毕竟更细心是女性的性别优势。


此前姜静入户保洁时,能感受到客户眼里的担忧和一些不安全感。姜静选择开门见山,主动向客户说明:公司的培训平台是统一的、专业的;我们的服务过程也会有平台反馈机制;大众工匠的每一个工匠都在国家商务部家政服务信用信息平台进行备案...


把问题拿到明面上,再把事实一摆,一般客户的担忧都会得到初步缓解。


建立初步的信任是很重要的,擦地的时候姜静不放过每一个角落,有时候床底难以擦到的位置他都会趴在地上去擦。当客户看到姜静干活比女性还要细致,而且充满干劲、不拖泥带水,此前的担忧就完全消除了。


除了细致干练,姜静把他“不计较”的特性也带到工作当中。



有一次客户要求姜静把他厨房里的蟑螂抓掉,姜静没有立即表示抗拒,他打扫厨房的时候细心的擦拭每一个角落,一些死角位置他就把柜子、家具移开来打扫。


尽管姜静也没抓到蟑螂,并且这单服务他多花费半个小时,但是最后他向客户说明抓蟑螂不是他服务的范畴时,客户心满意足的表示接受,并且还下单了公司的除蟑螂服务。


姜静的不计较通常会让客户对他建立起长期信任,很多客户都放心的把门锁密码告诉他。


其实吃亏和福报并没有直接关系,更多的时候是放弃一些小的利益,得到更重要的东西,这是一种“以小博大”的智慧。



04 抗疫,在坚毅中保持至善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疫情给很多人的生活带来巨变。姜静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疫情爆发的时候,姜静没来得及回家,他留在了北京。最开始几乎是“全城戒严”,姜静也接不到任何单子,好在公司的补贴保障了他的基本生活。


后来复工复产,家政服务的需求陡然增加,姜静瘦小的身体隐藏着巨大的能量,无论干完几单活,到一个新的客户家中他做起事来总是精力充沛。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