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问我自由和金钱怎么选?我!都!要!

如果有这样一份工作:每天上班时间自由,想回家就回家,想休息就休息,还不需要固定在办公室里工作,最重要的是每个月都能获得过万元的收入,你愿意接受吗?我们本期匠星说的主人公,蒋军平,所从事的保洁师工作就是这样一份职业。


2019/11/18


如果有这样一份工作:每天上班时间自由,想回家就回家,想休息就休息,还不需要固定在办公室里工作,最重要的是每个月都能获得过万元的收入,你愿意接受吗?我们本期匠星说的主人公,蒋军平,所从事的保洁师工作就是这样一份职业。


      蒋军平初来北京的时候,本想从事住家保姆的工作,但是保姆工作要求严苛,总是不合心意,就打算先做保洁过渡一下,结果这一过渡就是五年,习惯了自由接单的保洁师身份,受雇主牵制更大的住家保姆就不再是她的职业选择方向。


      在做保洁的五年里,蒋军平不挑工作类型,日常保洁、深度保洁、开荒保洁或者擦玻璃,她都接,每日3单的饱和订单状态,最长的一次连续工作两天一宿未曾休息,就因为一句“客户需要”,她始终坚持在一线工作。


image.png


      作为一个东北大妞,蒋军平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坚强。在采访中,她的眼睛一直处于一种不舒服的状态,红血丝很明显,总是流眼泪,据她自己说,“我的眼睛对清洁剂过敏,用好多类型的清洁剂都有过敏反应,这是在做深度保洁的时候,对清洁剂过敏,留下了病根“,但当小匠问她这份工作给你带来这样的病痛,就没考虑换一种工作的时候,她却很坚定的说:“我也曾想过换一份工作,觉得每天早出晚归挺累的,但一想到有那么多老客户还约了我的订单,我就舍不得,我还能坚持。”


image.png


     早出晚归似乎已经成为保洁行业从业者的工作常态。蒋军平出行一律采用公共交通的方式,有的时候第一单时间是早上8点,那6点不到就需要出门了,因为需要避开早高峰。她的观点就是:”宁可早到不能迟到“


      有的时候,背着大包的蒋军平在地铁上看到类似打扮的保洁师,还能倍感亲切的聊上两句,尽管路上会遇到“不懂事的”年轻人异样的目光,但是对她来说,能够自食其力就是最好的工作。


     蒋军平与之前几期匠星说主人公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她是受过用户差评的保洁师。用户的差评其实是一次误会“那是一个擦玻璃的订单,客户家的纱窗上都是白色的灰,天色太暗了,我也没看清楚,做完回去之后,用户就拍照片,说没擦干净,我当时就紧急联系客户,第二天又上门给客户重新擦了一次,客户很满意,这也是我唯一一单差评,让我印象十分深刻。”


image.png


      做保洁师与形形色色的客户接触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如何让客户从新客变老客就是难点了,全靠保洁师自己的能耐,蒋军平在这点上仿佛有一种天赋,让客户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就愿意与她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不太愿意说话,不善于表达自己,我留住客户的方式就是给每一位客户都做好服务,客户是能够看在心里的,客户要是认可我,会主动留下我的微信,后续要是还想我上门服务就直接下单了,我从来不会主动留下客户的联系方式。“


     蒋军平对自己的未来有着足够长远的规划,“我就想着,等到我在北京工作累了,我就回老家去,一个二线城市,到时候大众工匠肯定也能发展到我老家了,到时候,我要在老家继续发展咱们大众工匠的保洁事业,这份工作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在采访的最后,蒋军平有些心里话想说:“感谢大众工匠这个平台,给我这么好的机会,也感谢各位领导对我的支持。感谢五棵松区域的姐妹兄弟们,对我工作的以来的这么多的支持,也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我,大家一起努力,把五棵松门店,越做越好。我也希望能看到我视频的姐妹们,能加入到我们大众工匠公司,来多多赚钱,我们一起奋斗!”


点击观看完整视频http://m.v.qq.com/play/play.html?vid=v3021ggkksf&ptag=4_7.5.8.22268_copy

最新动态